探秘北京求职旅社深圳新闻

2019年01月17日 20:36来源:华宇手机版

1、隐藏在普通小区的求职旅社成为许多毕业生的蜗居。

1、隐藏在普通小区的求职旅社成为许多毕业生的蜗居。

2、由于居住人员众多,房东设定了重重限制。

2、由于居住人员众多,房东设定了重重限制。

3、房间每个角落都被“瓜分”,三层的橱柜分给三位住户。

3、房间每个角落都被“瓜分”,三层的橱柜分给三位住户。

4、一台老式小电视成为房间内6个人共享的娱乐工具。

4、一台老式小电视成为房间内6个人共享的娱乐工具。

5、拥挤的空间下,每一个角落都被充分利用。

5、拥挤的空间下,每一个角落都被充分利用。

  “交通便利、价格便宜、押金少是我租房的标准,尽管"求职旅社"有违规经营之嫌,但它几乎符合我对租房的所有要求。”今年毕业的小张现在住在安贞桥附近一个求职旅社的6人间中,她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如果没有求职旅社,以自己的工资只能去住地下室或者到远郊租房。与小张一样,在这个被称为史上最难的就业季,众多求职者和事业刚起步的“北漂”选择在闹市的一张床铺上“蜗居”。巨大的需求刺激了市场,在政府严打的利器之下还是有不少房主铤而走险。是疏还是堵,如何解决这批低收入的社会新人的住房需求,成为摆在这个城市面前的一道难题。

  记者调查

  初探:十几平方米的屋子里没有窗户

  记者通过网络很容易地搜索到一家大学生求职公寓自建的宣传网站,这家公寓在网上发布信息称,公寓内设单间、2人间-8人间共7种房型,2人间、3人间人均650元/月,4人间、5人间人均550元/月,6人间、8人间人均450元/月。日租20-30元/人。同时,网站还展示了不同房间的实景照片,尽管多是上下铺,但看起来明亮干净。对于旅社所在的具体位置,网站上仅标明“南三环中路刘家窑”。

  记者按照网站上提供的电话联系到了房主。对方表示,现在租房的人已满,且有很多应届毕业生在排队等待空床位,如果确定租房需要提前3天短信通知他,预约床位。

  三天后,记者按照房主电话中提供的地址来到了一个普通小区中一栋住宅楼的二层,自始至终并未看到任何明显的招牌。

  见到房主后,记者跟随其进入了自己即将入住的房屋中,近150平方米的五居室被房主分割为7个隔断间,房屋过道两侧有次卧和隔断间,里面摆设和大学宿舍类似,被褥由房主提供,但房间面积明显比网上图片显示的小不少。进入到房主安排的6人间后,记者发现,在这间十几平方米的屋子里没有窗户,屋内空气不流通,所有空间几乎都摆满了租客的个人衣服、日常用品等,十分拥挤杂乱。

  按照房主规定,要先交纳房租才能看合同,于是记者按照网上公示的价格拿出了450元作为租金,交钱时,房主又提出初次入住时需要再交100元作为押金,以及水电和网费100元。同时,记者还按照房主要求提供了事先准备好的学生证、校园卡及身份证等身份证明。之后,房主终于拿出了房屋租赁合同。

  不过,记者仔细阅读后发现,这份合同与此前见过的租房合同不同,其中大概包含20条规定,几乎全部为房主对租房者的要求和约束,包括:不许大声喧哗;不许和室友吵架;不许与室友随便更换床位;早上9点之前和晚上10点40后不许洗澡、洗衣服;早上洗漱时不要插门等。最后还强调,如若违反规定,房东有权利无条件让租房者在租期内搬离,而且一概不退还剩余租金和押金等所有费用。

  记者提出质疑后,房主表示合同一直是这么签订的,如果要住下就必须签这份合同,内容没有商量。而在全部办好入住手续后,记者又询问了大门和房间钥匙如何配备时,房主回应每个人都没有钥匙,白天可以随时进出,但晚上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回来。

  入住:晨间洗漱如“战场”晚间归来遭警告

  入住后,记者便与同住一间房的室友攀谈了起来。不出所料,几乎所有入住公寓的租客都是应届毕业生和求职者,为了满足一时的住宿需求找到了这家求职公寓,“只要找到工作大多数人都会尽快搬离公寓,寻找正规的出租房租住”。几位室友不约而同地表示。

  住记者下铺的女生小莉是陕西人,大学服装设计专业毕业后来到北京找工作。小莉说,去年毕业后自己曾在北京找到了一份工作,但后来因种种原因辞职后就再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为了不给家里增加负担,自己就找到求职公寓租住,“这里的生活环境与大学时相差不大,上下床铺、随时上网。而且这里房费是月付,不用押一付三,一次性付房租的压力也减轻了不少”。但与大学里最大的不同在于,这一年里,她目睹了这里太多来去匆匆的人。“这也是正常的,本来这里就是一个为求职找工作的大学生提供住宿的地方,自然找到了工作很多人就会离开,即使是住也是一段时间,谁也不会一直在这里住下去。”小莉边帮记者整理床铺边说。

  谈起求职公寓对于租客的各种限制,另外一位室友也颇有感触,她提醒记者,每天一定要尽量早一些起床,避免因早上洗手间人过多而耽误上班。第二天一早,记者起床后发现,早晨洗手间确实如同“战场”一般,洗手间门上贴着一张写有“早上不许插门”大字的提醒,当时洗手间内已经有3名女生,而门外还有3-4名女生在等待。记者发现,所有房间里居住的22-24位租客一共仅能使用两个卫生间,基本每一个房间的都挤满了人。

  记者在排队等待使用洗手间期间,结识了住在相邻房间的室友小雪。与大多数租客不同,小雪在这里已经住了2年多,从山东大学毕业后来北京找工作的她,现在北京某公司从事销售工作,是典型朝九晚五的白领。小雪说,当初通过网上得知现在北京有专为求职者提供住宿的公寓,相比于其他合租房高昂的租金,这里价格相对较低,还方便上班不会在刚工作期间就因交通不便而上班迟到,十分符合暂时收入还不高的初入职场者。“每天公司9点上班,住在这里,就算8点30分起床也不会迟到,小区门口就是地铁,十分方便。”小雪坦言,如果要找到具备相同条件、价格合适的合租房,一般只能是地下室或半地下室,十分潮湿。

  在求职公寓合宿的这几日中,记者曾因下班回来晚发现房门已经上锁而敲门请求房主开门,但这一行为不符合合同中房主要求的“喊名字而不能敲门”的规定。因此,当晚房主开门后对记者进行了严厉呵斥,并警告以后如果再不能遵守规矩按时回来就必须搬出去。

  在记者结束调查的前一天,同房间的一位室友因新工作提供住宿而搬离了公寓,但就在她搬走的几个小时后,新的租客马上就住了进来。

  交底:房主把七八套房子用来经营求职旅社

  数据显示,今年毕业季,全国有699万大学生毕业,数量再创历史新高。据人社部专家预计,今年会有超过300万的大学生不能初次就业。加上其他就业大军,今年全国的就业压力格外大。

  实地探访过程中,不少大学生纷纷表示之所以在“最难就业季”来北京求职,就是因为今年就业压力大,而北京就业机会相对多、就业渠道广。不过,他们同时坦言,来到北京找工作,就不得不面对生存成本较高这个大难题。此时,大学生求职公寓的出现似乎成为毕业生租房的最好选择,迎合了大学生群体的当下最迫切的需求。

  记者在一家生活信息发布网站上搜索发现,名为“求职旅社”的信息大量存在,相似的房源信息数不胜数。而且网站还会频繁弹出大学生求职公寓、求职旅社等词汇广告。而且,除北京外,上海、广州、深圳、宁波、昆明等地也存在着大量的类似房源。其中,毕业生求职需求最为集中的北上广等地关注度最高。

  不过,求职旅社的存在大大增加了群租房带来的安全隐患,并且在合法性方面明显与相关规定相悖。早在2009年,北京市公安局等八部门就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强出租房屋安全管理的通告》,明确禁止出租房设置隔断出租或违法改变房屋使用性质;2010年,对于群租的限制被首次写入北京地方性法规《北京市房屋租赁管理若干规定》,出租房内禁止打隔断、人均面积不得低于10平方米,出租房居住人员多余15人应建立相应管理制度并建立信息登记簿或登记系统;今年,规定严格度再次升级。7月18日,北京发布《关于公布我市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标准等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每个房间居住的人数不得超过2人,此外,《通知》还要求,以原规划设计为居住空间的房间为最小出租单位,不得改变房屋内部结构分割出租,不得按床位等方式变相分割出租。

  一位经营求职旅社的房主王女士告诉记者,她在北京有多套房子,分别位于安贞桥、西坝河、望京地区,都是外地来京求职者或毕业生比较集中的地区。“我将望京的两套房子一套改成了男生宿舍,一套改成了女生宿舍;在安贞桥和西坝河的房子则将一套房中隔出了男、女生区域,方便求职者居住。”

  记者以其位于安贞桥150平方米的求职公寓为例算了一笔账。据王女士介绍,该房子人均月租金为480元,加上水电空调费、网费,人均需交纳620元/月,这还不包括押金。如果按每套房住20人计算,王女士每月仅租金就可收入至少12400元,但若以正规方式出租,王女士的这套房子仅能拿到7000元/月的租金。

  当记者在采访中试探性地询问多位房主是否知道自己提供求职公寓的出租行为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时,一位姓赵的房主无奈地表示,大多数同行都是从中介手中租房转租,虽知可能违法,但“大家都这么做”。不过,赵女士也表示,近日相关部门人员检查越来越频繁,已经有不少房主放掉了一些房源,减少风险,“原来我手中有七八套房子作为求职公寓出租,现在已经减少到了三四套”。而在天坛附近开设求职公寓的房主张先生被问及这一问题时,直言“现在这种租房子的人多着呢,又不止我一个”。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三大隐患

  隐患

  虚假信息“晃点”租客

  尽管求职旅社在一定程度上方便了求职者出行和住宿,但却隐藏着诸多安全隐患和后续问题。

  经过采访,记者了解到,不少求职者在求租求职公寓、求职旅社的过程中,经常会遇到网上信息与实际情况大相径庭的现象。在网络宣传中用低廉的价格、较好的居住条件吸引来求职者后,房主往往会在电话订房或看房过程中提高价格,并且变相多收费用。记者在网上搜索多家求职旅社并致电房主后发现,房主在谈及价格时大多会临时“变卦”。他们称房源非常紧张,价钱不可能是网上公布的那么便宜,例如网上明确标出500元/月的6人间,房主称价格已涨到600-700元/月,而且不包括水电费等额外开销。

  另外,实际居住条件却远不及网上宣传的理想,甚至还设定了多项严苛的规定。记者在走访上述求职公寓之前,看到该公寓房东在网站上挂出的房间照片宽敞明亮、非常整洁,住宿环境与大学生宿舍并无二致,但在实地却调查发现,求职公寓中的房间比照片上要拥挤、脏乱得多,住宿环境相当恶劣、房间普遍没有窗户、卫生间等公用设施,卫生状况更是堪忧。

  隐患

  霸王合同“绑架”租客

  求职旅社尽管叫做旅社,却不像一般在宾馆、旅店住宿,只需出示身份证即可,而是都要签订房屋租赁合同。不过,记者拿到手的那份合同却与一般的租房合同有着较大差别。

  北京商报记者从一家中介机构拿到一份正规合租的房屋租赁合同,其中除了对于乙方交付租金方式、保证金扣除条件等做出规定外,也明确写清了出租方应承担的义务,包括租赁期内房屋持有人不得无故收回房屋,如因特殊原因中途将房屋收回应提前30天通知租客并承担相应责任等,同时保护租客的利益。

  而在求职旅社的租赁合同中,基本没有对房主的要求,而是存在不少租客可随时被房东无条件“扫地出门”的条款,这也意味着租房者在租住过程中基本没有自主权利,也没有任何权益保障。

  就此,北京汉卓律师事务所律师朱立新认为,虽然房主与租客双方签订的租房合同属于法律上的格式合同,但一些明显不公平的内容并不是一概有效的,“产生法律纠纷时,租客一方有权申诉自己的合法权益,如果房主认为承租人违反合同,应给承租人寻找到新住处的时间,而不是无条件令其立即搬离,这是不合法且没有法律效率的”。朱立新说,不论是不是求职公寓,只要是房屋租赁,房主、租客双方都应参照《北京市房屋租赁合同范本》来制定,房主要求承租人交付的押金也不能超过全部租金的30%。

  隐患

  违法经营“暗伤”租客

  除了上述伤害租客权益的问题,实际上,求职旅社的存在本身就已经逾越了法律的红线。

  在一般理解中,“旅社”通常是属于公司性质,应该有合法的经营手续。记者昨日拨打了北京市工商局12315的热线电话,工商局工作人员表示,“求职旅社”如果是“旅店”应该归旅游委负责,如果是个人以“旅社”的名义租房,没有营业执照和工商注册,则属于违法行为。

  根据《北京市旅馆业治安管理规定》相关条款,北京市对旅馆业实行特种行业许可制度,申请开办旅馆的,申请人应当向开办旅馆所在地的区、县公安机关申请《特种行业许可证》。

  而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这些个人用“求职旅社”名义出租房屋的,均未在显著位置悬挂营业执照及相关经营资质文件。

  有业内人士称,目前相关部门对于求职公寓这样明显的违法群租问题的监管仍存在难点,因为普遍设置在普通小区内,有时监管人员甚至已经到了房屋门口,但因屋中无人应答或房主拒不承认而难以查处。

  探究匹配房源的解决之道

  求职旅社之所以冒着违法的风险层出不穷,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市场需求量庞大,且除了这类房源,目前还没有其他更合适的途径能够解决学生求职群体的租房问题。

  “应届毕业生或求职者支付能力有限但对房源交通便利需求又较高,这是他们最终选择求职公寓、求职旅社的最主要原因。”中国房地产学会副会长、北京大学教授陈国强坦言。北京中原地产市场研究部总监张大伟也向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房租便宜、可短租、少量押金是求职旅社最大的优势。虽然,目前市场上有公租房、廉租房,但都针对的是有稳定工作、长期居住、只是家庭收入较低的消费者群体,并没有针对像应届生一样几乎没有收入且租期较短的求职群体的配套租赁房源。

  从价格方面记者将几类住宿方式进行了一下比较:目前北京一般正规的合租房月租金都在1000元/人左右,即使是拥有多人间的青年旅社,6-8人间的月租费用也在1800-2100元。而求职旅社6人间租金价格为500元/月左右,即使加上水电等费用100元/月,每月最多也只需付600元即可。而且,大多数毕业生根本无法承担正规租房“押一付三”、最少签一年合同等要求,因为可能随时会跟着就职单位的变更而搬家。

  面对求职人群庞大的租房需求与低廉的价格条件之间的矛盾,张大伟建议,虽然由政府开发房源可能性不大,但政府可以鼓励开发商提供一些房源做短期租赁使用,“目前,我国有部分二三线城市政府为了引进人才,已经开始通过开发商提供一些供外地求职者、毕业生居住的短期租赁房源,价格便宜,居住条件相比并不太苛刻”。而记者也发现,日前,安徽省合肥签约并开盘了省里首个大学生公寓,要求租客必须是高校应届毕业生或毕业2年内的本科、大专学生,首批通过租房资格审查的54名租客住上了月租金不足500元的房子,价格为市价的一半。陈国强等专家也认为这类措施值得政府支持、鼓励。

  从房屋合租方面,陈国强认为,为节省资金,毕业生或求职者多人合租一间房子,只要在安全标准之内,其实政府可以相对 “灵活”地调整对于这些房源租房行为的监督方式,而非“一刀切”把所有面积、人数不符合规定的合租行为都否定了。

  “政府可以对合租人数、人均面积超过有关规定的公寓予以特殊备案,利用加强物业管理或制定严格合租制度等形式,将面对求职者、毕业生的租房房源打造成单位宿舍、学生宿舍的形式,严格记录每位租客的信息,制定严格而合理的租住条例,加强对这些房屋实际住宿情况、安全性等方面的监管排查,保证住宿环境和安全性。”陈国强建议。

  北京商报记者 蒋梦惟 实习记者 刘玉飞/文并摄

本文地址:http://parafunder.com/huayuyulezhuce/20190117/1286.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